瓶蓋內墊的風暴:特別公課釋憲案

2020年的第一個週一上午(1月6日),大法官迫不急待的對一件「回收清除處理費」的釋憲案舉行公開的說明會,這一篇我們來談談這場說明會有什麼值得關注的地方。看起來,大法官應該是想要透過這個案件,來檢討現行「特別公課」的運作方式。這個問題說來話長,需要從稅捐、20多年前的釋字426號解釋講起。

勞動事件法調解程序的四種可能

2018年末通過的勞動事件法,在今年的1月1日開始上路。新法除了降低起訴裁判費門檻、可在工作地法院起訴等對勞方更友善的規定外,其中的一個重點在於「勞動調解委員會」。今天,每個地方法院都在舉辦「勞動調解委員授證典禮」,勞動調解委員正式上線運作。那麼,新的勞動事件法的調解程序,有什麼不一樣?

787號餘音:審判權的統一解釋何去何從?

新的憲法訴訟法已經把大審法第7條第1項機關聲請統一解釋的規定拿掉,之後機關間的爭議,改由憲法訴訟法第4章的機關爭議案件來處理。不過這裡講的機關,是指國家最高機關。至於原本的統一解釋,只剩下人民可以提出聲請,法官在日後的憲法訴訟法中,已經沒有聲請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