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地瓜法官最近去澎湖鎮海國中跟同學分享,這些問與答是後續書面回覆同學的內容,經其同意連載分享。第一集點這裡第二集點這裡

Q21.請問你反對同性戀婚?為什麼?

不反對。因為我也不反對閩南人娶客家人,本島人嫁澎湖人。

對我而言,這都是類似的組合。人家要怎麼結婚又沒有礙著我XDDDD

Q22.請問您喜歡您的工作嗎?為什麼?

喜歡。

我的工作很特別,重要的事項我不太需要去配合或迎合別人,我可以做我自己。

很多人為了養家活口,必須委屈自己放棄自己的想法去配合,我的工作不必。而且,有些案件我真的覺得自己可以幫助人。例如無辜的人,生活很辛苦的人,甚至被犯罪侵害的人。

我一直覺得我很幸運,因為我做了一個自己喜歡的工作。等你們長大之後就會知道,不是每個人都能這麼幸運的。

Q23.假如你判了一個刑,但是被社會的人罵你怎麼是判這個,那你會怎麼面對?

我會先去想,我這樣判是不是對的?常常會想很久。

如果認為自己是對的,那我就會躲在自己的角落看人家怎麼罵我(看蘋果粉專或去估狗一下),然後等風頭過後再嘆口氣。

你會問我「那你會不會難過?」。會的,我又不是聖人,大部分的法官因為判決被誇獎都會高興含淚竊喜,大部分的法官也會因為判決的結果被罵而難過。但這種被罵,就是我領薪水要付出的代價,也就是說,你的爸爸媽媽繳稅付我薪水,我的其中一部分工作,就是被罵。

人家會罵我,是因為我掌握了一部分國家的權力。如果我的工作不重要,人家根本懶得罵我對不對?所以社會上重要的人都會挨罵,總統、縣市長、老師、法官、警察都是。

但我還是非常希望人家要罵我之前,能不能先把我的判決看一下XDDD?

Q24.如果有一天你因為判錯了,被別人指責,你會逃避,還是出來說明?

我一直覺得這麼多年我判了這麼多案子,一定會有錯誤。如果因為我的錯誤害人家被冤枉,我希望能向那位被告道歉。

可是這有一個困難,因為大部分否認犯罪的被告總是說他是冤枉的。這就好像有一部「刺激1995」的電影,男主角剛入獄時強調他是冤枉的,然後全部的獄友也說他們是冤枉的一樣。

Q25.如果有一天你兒子殺人了,你會幫他找律師嗎?

一定會的。

我認為所有的人都有權利找律師為他辯護,好人壞人都一樣。

因為被檢察官警察媒體描寫成十惡不赦的人,可能只有八惡,他有權利讓律師協助他使法官知道多了兩惡。

Q26.雖然說人生來就有人權,但是像殺了小燈泡的犯人,你覺得他還能保有受人尊重的人權嗎?對於這種犯人到底是該判死刑好?還是讓他在牢裡懺悔一輩子?對於死者的家庭陰影才能得到最好的獲釋?

小燈泡的案子還在審理還沒有判決,身為一個法官,我不應該表示太多的意見。

但如同我之前所講,我反對死刑,因為被判死刑的人若是被冤枉的,是救不回來的,派親了白雪公主的王子去吻他也救不醒。那你會說事實很明確的你為什麼要反對?我的回答是,死刑這個制度一旦被保留,事實明確的和不明確的都有可能被判死刑。當社會一致因為殘忍的犯罪悲憤不已的時候,不太明確的案子他們也會說很明確,你法官要判死刑。

我們的憲法要求法官,對台灣社會的每一個人,不論是不是做了壞事,都有人權,都有被以人來對待的權利。因為,在法院確認他犯罪之前,他都有可能是被誤會和冤枉的(其實法院確認之後,他也有可能是被誤會和冤枉的)。

如果殺害小燈泡的人是個精神病患,卻被法院認為精神正常,我也會認為是被冤枉。

Q27.對於小孩的性侵案件中,你認為犯罪人若是喝酒或是精神上的問題,難道罪行就得減緩嗎?他們還是犯了罪阿,怎麼能說因為此因素就對他們包容?

如果是喝酒,應該是不行。

如果是有精神上的問題,法律已經明確規定要減緩,法官必須遵守這規定。因為這些人需要的,除了刑罰之外,還有治療。他們是因為疾病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而犯罪,不只是因為他是壞蛋。

你認同超過81歲的老年人,聽障和聲障的人,未滿18歲的小孩子若是犯罪要減緩嗎?其實道理是接近的,因為這樣的人難以控制自己的行為或是難以融入社會。

Q28.你覺得你會後悔當法官嗎?Why?

不會後悔,我很慶幸自己有機會當法官,雖然因為宗教的關係,我知道這職務容易造孽(因為錯誤害了別人),死了之後很可能會下地獄,但我還是慶幸。

理由如我先前所講:可以做自己。

Q29.如果你不當法官,你會做什麼?

這真是好問題。

我年輕時最想做的工作是去國家公園或林務局當巡山員或導覽員,就是一個政府出錢讓你天天在山裡面混的概念。最早想投入的工作則是旅行雜誌的記者,也是一個可以利用工作走遍台灣各角落的差事。

但我想,如果我沒有當法官,我非常有可能去原住民的部落當小學老師。

你有沒有發現我嚮往的工作大部分都在山裡?可是偏偏從事司法實務工作的人,幾乎都要在某個縣市最熱鬧的城市工作。

Q30.你支持死刑嗎?

之前講過了,但怕提問題的你失落,所以簡單再回復一次。

不支持。

我跟你說,我們法官圈有一個網站,叫「法官論壇」,是一個限法官檢察官才能參與的BBS站。裡面發言的法官大部分是支持死刑的,跟我過往一樣的支持死刑。

我經歷過那個過程,我很容易接受他們的想法和邏輯,但我覺得他們和過往的我一樣,沒有好好思索過死刑這個制度可能產生的風險。世界上絕對不會有不出錯的系統!

你是不是跟我一樣不希望見到心愛或認識的人,因為被冤枉而被槍決?

對「國中生與地瓜法官的問與答(三)」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