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本文是地瓜法官和澎湖鎮海國中同學間的問與答,經其同意分期連載。

三週前再次去澎湖鎮海國中和孩子們聊天,孩子們的問題只回答了一半,另一半只好再次回家寫。雖然孩子們已經說過他們喜歡用聽的,不愛看我的書面答覆,但我還是覺得應該好好回答他們的問題。問題很多,所以我應該會用幾次的網誌分期付款:

Q1.曾經處理過什麼重大案件?

我曾經在杜氏兄弟案擔任陪席法官(就是不用寫判決不用指揮訴訟的那個最輕鬆的法官),也曾經在湯姆雄割喉案擔任審判長(就是不用寫判決但需要指揮訴訟坐在中間的那個傢伙)。

Q2.對死刑的看法?

過往的我,認為既然刑法有規定死刑這個選項,擔任執法的法官,就應該把死刑列為判決的選擇之一。而且,我從小被教育殺人償命的這種價值,當然也跟大部分的人一樣認同死刑制度。但後來,我發現我和我的同事不可能做到「絕不冤枉人」,我參與審判並判決無罪的案子(杜氏兄弟案),被告最後被判決死刑並且執行槍決。在他們被槍決之後,我就知道我們法官可能因為錯誤地判決死刑造成無辜的人失去生命。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反對死刑。因為沒有人應該被錯誤地剝奪青春和生命!而判決結果的錯誤,歷史證明從來無法避免。

Q3.在成為法官的過程中曾遇到什麼困難?

當然有,最大的困難就是沒有錢XDDD。

還沒有畢業之前,暑假我沒有辦法跟同學一樣留在學校念書,我要去打工,這曾讓我意志消沈,覺得自己根本沒有本錢和人家競爭(其實學期間我也沒有好好念書XDDD)。退伍之後,我必須馬上去工作賺錢,不能和其他同學一樣全心投入考試。而且補習費很貴,我也不敢想(也是因為在學校的時候不認真才一定需要補習),最後因為結婚收的禮金有剩,我才能夠去補習,也因為老闆娘肯養我,我才能辭掉工作專心準備考試。

準備考試的過程很煎熬,因為我們文化畢業的和台大畢業的人不太一樣,我的同學大部分都考不上,所以我真的不知道今天的付出在我的人生是不是有意義?我不知道我會不會跟我大部分的同學一樣考了幾年就放棄去找工作。我也知道這種辭掉工作準備考試的日子我頂多只能撐一兩年。反正就是一切未知的將來,讓我覺得煎熬。

Q4.在成為法官之後又遇到什麼的困難?

最大的困難就是時間不夠用,體力不夠用,我不能分成好幾個人同時照顧我的家人和工作。因為工作量很大很大,工作時間很長很長。我和我的同事常常要選擇看是要犧牲身體健康?還是家庭生活?還是工作品質?還是制度上的績效(官方的管考成績)?託我從小功課不是頂尖三不五時會被記過之福,養成我不要臉也不在乎成績的個性。所以我大部分都先選擇犧牲績效,例如辦案逾時之類的。

年老了之後,才發現除此之外,我以前還遇到過另一個我不知道的困難:就是我的思考和判斷能力,在年輕時是不夠好的。為什麼要年老之後才發現呢?因為我年輕時很臭屁,以為自己很厲害。現在想想,當年的我並不夠厲害。

Q5.你認為同志結婚的議題應該如何解決?立法修法?

我長大之後,一直覺得同志就跟我一樣,只是我愛的是女生,男同志愛的是男生而已。這種差別對我而言,就跟喜歡波霸和小奶奶女生的差別一樣。

既然一樣,就要用一樣的法律。總不能叫喜歡大奶奶的人用民法,喜歡平胸的人用特別法吧?

當然也會有人不認同,我覺得正常。在一百多年前,你們學校用女校長來管理大家,而且可以投票,回家可以對她先生大小聲,也被認為不可思議XDDDD。

Q6.有工作上的好伙伴嗎?

有。一直都有。這些伙伴陪著我成長茁壯,陪著我一起度過漫長的加班歲月,陪著我大聲幹譙,並且不時地在我頭腦不清楚或犯錯的時候幹譙我。他們對我而言非常重要!

不過,我必須承認,也會有至少一半的人不喜歡我哈哈。

Q7.成為法官後生活上有什麼改變嗎?

有,第一個改變就是薪水變多,覺得日子好過多惹。

接下來的改變就是沒有時間沒有時間沒有時間。我有很多年輕的同事沒有時間花他們賺的錢,有更多的同事連好好思考問題都沒有時間。

不過我要坦白地說,這種工作量過大沒有時間的問題,其實已經大幅地獲得改善了,只是還沒有改善到讓人滿意而已。

Q8.平時的工作項目大多是什麼?

看卷,開庭,查資料,寫判決。少部分時間出差看現場。

Q9.為什麼想當法官?

因為我大學時念法律系,我以為畢業後能讓我賺最多薪水的工作,應該就是和法律有關的行業。再加上我大姊曾說「要改善生活,考試是最好的途逕」,於是我在私人公司(組織)工作了兩年之後就決定要考試。當時跟法律系有關的國家考試只有公證人、法制人員、金融法務、司法官和律師。我的英文很爛(就是很爛才去念法律),所以不能去考公證人,法制人員難考的程度跟司法官一樣,於是我就報考金融法務(公務員高考)、司法官特考和律師(專技人員高考)。

那一年陰錯陽差,只有司法官考上。又陽錯陰差,被分發為法官。當時的我是比較希望能當檢察官的。

所以當年的我,不是「想」當法官,而是被老天爺決定來當法官。

Q10.我國法律和其他國家的法律有什麼不同?

哦,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應該讓教授來回答的。

我只能說,看跟什麼國家比啦。跟中國北韓比很不同,跟篤信伊斯蘭教的國家比更多不同。我們的法律有一點像祖父是德國,老爸是日本,最近的繼父是美國這樣。通常是看從哪一國留學回台灣的學者人數比較多,現在誰比較大條(或陰險),當時立的法律就會比較像那一個國家XDDDD。

對「國中生與地瓜法官的問與答(一)」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