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號解釋和現行實務運作有什麼差別?

789號解釋涉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1款「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時,被害人警詢陳述證據能力的例外規定,大法官作了合憲性解釋。這和現行的司法實務運作,差別在哪裡?因為這號解釋的出現,司法實務有什麼要改變的嗎?

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的傳聞例外,該怎麼解釋跟適用?

大法官在2020年2月27日針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1款,做出789號解釋,這是一個合憲性解釋,大法官設下了兩個要件:解釋條文從嚴、衡平補償措施。 首先,是否構成性侵害防治法第17條第1款情形,而可以例外讓警詢陳述作為證據,要嚴格解釋這個條文。其次,如果在嚴格解釋後,構成該條的傳聞例外情形,法官認為被害人警詢陳述得為證據時,因為被告的對質、詰問權受到限制,所以要給予有效的訴訟上補償措施。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規定了什麼?

109年2月25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隨即經總統簽署公布,以下我們來介紹這部剛通過的特別條例,一共有19個條文。這部法律針對的對象是「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也就是俗稱的武漢肺炎。

是關說,還是關心:桃檢認罪協商案

之前,監察委員林雅鋒、王美玉、高涌誠對前法務部長、國安會前諮詢委員邱太三、前桃園地檢署檢察長彭坤業提案彈劾,但經過兩次審查會議,都以懸殊的比數不同意彈劾。以下,我們來談談這個案子,這個案子涉及三個問題:陳情、關說請託跟檢察長的個案指令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