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號餘音:審判權的統一解釋何去何從?

新的憲法訴訟法已經把大審法第7條第1項機關聲請統一解釋的規定拿掉,之後機關間的爭議,改由憲法訴訟法第4章的機關爭議案件來處理。不過這裡講的機關,是指國家最高機關。至於原本的統一解釋,只剩下人民可以提出聲請,法官在日後的憲法訴訟法中,已經沒有聲請權。

787號解釋:退伍軍人優惠存款的利息爭議,該在何處告?

2019年的最後一個週五:12月27日,大法官作出年度最後一號解釋787號,今年結算一共14號解釋,從774號到787號。我們的法院分成行政法院跟普通法院兩個體系,各自有自己的終審法院:最高行政法院跟最高法院,也就是所謂的二元訴訟制度。依公、私法來區分訴訟制度,勢必會產生兩者間的模糊地帶,當行政法院和普通法院,就承審案件應該由誰受理發生爭議時,現在是由司法院大法官來統一解釋審判權歸屬。

車手,該不該強制工作之二:三個爭執點

108年10月17日,最高法院刑二庭把詐欺集團車手該不該宣告強制工作的爭議,裁定提交刑事大法庭。109年1月16日下午2點,最高法院將進行大法庭上路以來的第一次言詞辯論。屆時會請4位鑑定人,包括:林鈺雄、許恒達、楊雲驊,及薛智仁教授到場提供法律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