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門案訴訟始末

昨天臺中高等行政法院就太極門綜合所得稅案件,判決太極門洪石和敗訴,太極門弟子甚且怒告法官。那麼,太極門的訴訟,包括之前的刑事跟這件行政訴訟,是怎麼一回事?

洪石和自民國72年起,成立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擔任掌門人。太極門在各地都有分會,設有神功班、研究班、先修班、師資班,教授氣功及神功。

神功班(入門班)收費5萬元(原為2至3萬元,後來調升),進階研究班、先修班、師資班每個階段收費3至5萬元,洪石和表示這些費用是弟子自由捐贈的敬師禮。

一、刑事案件

1997年,檢察官侯寬仁起訴包括洪石和在內的5人,起訴罪名有兩塊:刑法常業詐欺、稅捐稽徵法第41條逃漏稅捐。本案歷經三審,洪石和等人都無罪1

(一)氣功、宗教詐欺部分

檢察官侯寬仁認為太極門是一場宗教詐欺,洪石和假借氣功、哲學、醫學博士頭銜,以招攬學員,廣告宣傳沒有的「隔山打牛」、「隔空推人」神功,並怪力亂神,宣稱自己是天上掌管眾神之最大一位神佛、世界即將毀滅,讓人信以為真,而加入太極門,除了收取高額學費外,也販賣周邊商品,像是茶葉、坐墊、制服及書包等等,因此構成常業詐欺。

但法院指出:

  1. 氣功在科學論證上對身體本有一定的益處,但終非醫療,沒有所謂練氣功一定能治病之論理,平常人對此種論理應能知曉,願意加入練氣功的人,莫非抱著姑且一試之心態,沒辦法認為被告是以這種詐術欺騙社會。即便是醫院,也不可能是百病必除,洪石和也沒有保證練氣功百病必除。洪石和在潛能開發中以「勞務」之提供收取一定之費用,並不是「巧立名目」詐取錢財,至於收費多寡,乃自由市場決定之問題。
  2. 縱然太極門內之「思想教育」甚多,也是他的經營手法,如果沒有積極證據證明被告洪石和有任何「控制」學員思想不得自由思考,進而在此種控制下令學員交付財物之行為,無法論以詐欺。一審趙子榮法官進一步指出:不論是思想的討論也好 ,宗教道德觀之討論也罷,縱使是被告洪石和藉以凝聚團體的向心力,或是其經營之手法策略,客觀上不能斷其為詐術者(即學員之好評乃出自真心而非虛偽),消費者就應藉著其應有的智識與生活經驗去判斷、去選擇,不能認為是詐欺。

(二)逃漏稅部分

侯寬仁檢察官認為洪石和的收入甚鉅,依法應申報稅捐,但洪石和為逃稅,將學費改為「拜師禮金」、「紅包」、「束脩」、「功德金 」等名目,說沒有固定收費,由學員於拜師時遵古禮隨意包個紅包,而以非法方法逃漏數億稅捐。

法院指出:

  1. 弟子繳納給洪石和的錢,是場地費跟學費,不是贈與給洪石和,雖然對此逃漏稅之行為,行政機關應課予罰鍰,但稅捐稽徵法第41條之規定,需以行為人有積極之詐術或不正方法等行為始能成立,洪石和一直認為該等金錢無需課稅故消極未申報,並不構成上開要件,也就是沒有積極詐術,或不正方法,至多只能認為對是否繳稅有爭執而已。

二、行政案件

除了檢察官起訴逃漏稅捐刑罰外,國稅局針對80年到84年之間的收入,核定稅捐、罰鍰,之前其實已經有行政訴訟。本件是中區國稅局102年第5次重核復查決定,變更納稅捐跟罰鍰。洪石和訴願經駁回,因此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不利部分,昨天臺中高等行政法院駁回洪石和訴訟。

(一)洪石和的主張

雖然判決還沒上網,昨天臺中高行的新聞稿也未詳述,但由訴願決定書中,大概可以知道洪石和的理由,主要是認為洪石和收取的是供養金,屬於免稅的贈與,而不是所得,不應課徵所得稅。

(二)行政法院駁回理由

根據昨天中高行法院的新聞稿指出:

  1. 太極門學會有按班別收費及調升收費之情形,洪石和也有在各大報紙刊登廣告。如果真的是弟子隨意捐贈,怎麼會依照班別收費,以及之後費用還會調漲?
  2. 繳交費用之後,如果因故無法進行,可以申請核准退費。因此,不管名義是學費或敬師禮,都是教授氣功的對價。

行政法院認為,洪石和所收的費用,並不是受贈的免稅所得,應該課徵所得稅,判決洪石和敗訴。

  1. 一審是北院86訴953、三審是高院92矚上2,終審則是最高法院96台上3837

745解釋:薪資與執行業務所得的不平等

陳清秀老師志玲姊姊行政訴訟的關鍵是「法律適用」層次的問題,亦即:大學教授和模特兒的收入應該以「薪資所得」還是以「執行業務所得」方式課稅。但第745解釋處理的則是憲法層次,多數意見認為:即便是以「薪資所得」 計算,也要可以「實質」扣除成本及必要費用。

就「薪資所得」只可以定額扣除,而「執行業務所得」卻可以實額扣除,大法官認為產生了差別待遇,目的雖然正當,但手段和目的間沒有正當合理關聯。而且,「薪資所得」一律以128000元作為特別扣除額,過於簡化,沒有考慮特別情況,違反量能課稅所要求的客觀淨值原則。

不同的所得稅計算方式:合憲

所得稅法第13條規定:「個人之綜合所得稅,就個人綜合所得總額,減除免稅額及扣除額後之綜合所得淨額計徵之。」

亦即,綜合所得稅以「所得淨額」計算,而

「所得淨額=所得總額-免稅額-扣除額」

大法官認為立法者針對不同所得來源、性質,規定不同的免稅額、扣除額,是OK的,這樣的差別待遇1涉及國家財政收入整體規劃,比較適合讓有民意的立法機關跟有專業能力的行政機關來做。

薪資所得只能定額扣除:違憲

差別何來?

所得稅法有十類所得,其中「薪資所得」和「執行業務所得」的性質相近。根據所得稅法規定,【薪資所得】指公、教、軍、警、公私事業職工薪資及提供勞務者之所得。至於【執行業務】,則是像律師、會計師、建築師、技師、醫師、藥師……及其他以技藝自力營生者。

但是兩者在扣除額上,卻產生了差別待遇。這差別何來呢?

  1. 依照所得稅法第14條第1項第2款規定2,執行業務所得採實額扣除:
    • 「所得額=執行業務所得-直接必要費用」3
  2. 但薪資所得,只能扣除固定的扣除額,目前最新的扣除額是12萬8,000元。

大法官認為,性質相近的兩種所得,在扣除額上卻產生了不同的對待,兩者有著差別待遇。

差別待遇合乎平等原則嗎?

探討差別待遇是否合於平等原則,要看兩件事情:目的是否正當、手段目的間的合理關聯。

  1. 目的正當:理由書指出因為「薪資所得」的申報戶太多了,全台有500萬戶,遠比申報「執行業務所得」的人多。如果國稅局沒有使用定額扣除的方式,而逐一認定,那麼成本太高,因此差別待遇的目的正當,是為了降低稽徵成本。
  2. 手段跟目的之間,是否有合理關聯:
    • 量能課稅原則的要求:所得稅應該以「收入」減除「成本及必要費用」後的「客觀淨額」,即便採取定額扣除,也要符合量能課稅原則的要求。
    • 「薪資所得」,並不允許在成本及必要費用超過法定扣除額(也就是12萬8,000元)時,得以列舉或其他方式減除必要費用,和「執行業務所得」可以實質扣除。兩者,產生差別待遇。這個差別待遇和「薪資所得」是否自立營生,並沒有必然關聯。
    • 客觀淨值原則的要求:「薪資所得」,每個人都是一樣的特別扣除額(12萬8,000元),並沒有考量不同薪資間必要費用的差異,過於簡化。也沒有考量因為工作必要,需要支出較高的必要費用。因此,一致化的特別扣除額,產生了適用上不利的差別待遇,違反了量能課稅所要求的客觀淨值原則。
    • 因此,雖然目的正當,但手段和目的間,欠缺了合理關聯。

認定大學老師領的是「薪資所得」的函釋:合憲

聲請人之一陳清秀老師,認為財政部74年的函釋關於「大專院校兼任教師授課鐘點費屬薪資所得 」,違反憲法第19條租稅法律主義、第23條比例原則。這部分大法官認為合憲,認為這只是財政部基於主管機關地位,闡釋薪資範圍,符合立法意旨。

餘音

理由書最後一段指出:

為貫徹租稅公平原則,合理分配國家稅賦負擔,相關機關應併通盤檢討現行法令有關不同所得之歸類及各類所得之計算方式是否合理、得減除之成本及直接必要費用(含項目及額度)是否過於寬泛、各職業別適用之不同費用標準是否應有最高總額限制,尤其各項租稅優惠措施是否過於浮濫。

  1. 所謂的差別待遇,就是「不同對待」的意思。
  2. 凡執行業務者之業務或演技收入,減除業務所房租或 折舊、業務上使用器材設備之折舊及修理費,或收取代價提 供顧客使用之藥品、材料等之成本、業務上雇用人員之薪資、 執行業務之旅費及其他直接必要費用後之餘額為所得額……
  3. 如果沒有申報或無法提出憑據,則可以依照「執行業務者費用標準」來作為扣除額。

志玲姊姊的釋憲之路:執行業務,還是薪資?

今天,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45號解釋,認為所得稅法關於薪資所得之計算,「僅允許薪資所得者就個人薪資收入,減除定額之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而不允許薪資所得者於該年度之必要費用超過法定扣除額時,得以列舉或其他方式減除必要費用」這部分,違反憲法平等原則

本號解釋由專研稅法的陳清秀教授自己作為原告所提起的訴訟北高行100簡236號外,另外一位聲請人是錢建榮法官。上一篇,我們分享了陳清秀教授聲請案的行政法院訴訟過程

錢建榮法官的聲請書看來,他所處理的個案是關於模特兒所得爭議。去年6月24日,大法官不受理了志玲姐姐的稅務案件北高行98年訴2474號,涉及的剛好就是模特兒的課稅所得爭議,以下我們來介紹志玲姐姐被不受理的案件爭議跟過程。

執行業務所得

根據所得稅法規定,【薪資所得】指公、教、軍、警、公私事業職工薪資及提供勞務者之所得。至於【執行業務】,則是像律師、會計師、建築師、技師、醫師、藥師……及其他以技藝自力營生者。

薪資所得和執行業務所得兩者主要差別在於報稅時的扣除額, 執行業務者自力營生,可以實質扣除執行業務的必要費用,但如果沒有申報或無法提出憑據,則可以依照「執行業務者費用標準」來作為扣除額,扣除額較薪資所得者為高。

自力營生的模特兒,執行費用是百分之四十五,等於近半的收入是不用課稅的(律師跟會計師,都是百分之三十),但是如果是領薪水所得的模特兒,薪資所得則只能扣除特定數額,這個數額只是每年可能不同而已,比如現在薪資所得扣除額的是每人每年12萬8千元。

對收入高的志玲姐姐來說,可謂天差地別。

志玲姐姐的行政訴訟

眾所周知,志玲姊姊的經紀公司是凱渥公司。志玲姐姐在92到94年之間以扣除額較高的執行業務所得方式報稅,但北區國稅局認為志林姐姐應該以薪資所得報稅,要求補繳差額,並且課予罰款,在訴願未果之後,志玲姊姊告上行政法院。

財政部的標準

財政部曾經在98年發過一個函釋,說明模特兒認定為執行業務者的要件包括:

  1. 模特兒與經紀公司間不具僱傭關係。
  2. 經紀公司未提供教育訓練>
  3. 經紀公司未提供勞工保險、全民健康保險、及退休金等員工權益保障。
  4. 模特兒委任經紀公司以(模特兒)本人名義與業主簽訂表演合約。
  5. 模特兒自行負擔表演之成本及直接必要費用(包含給付經紀公司之佣金)。

行政法院的見解

北高行98年訴2474號認為上面的函釋只能作為參考,但「模特兒委任經紀公司是否以(志玲姐姐)本人名義與業主簽訂表演合約」應該是關鍵所在。依照志玲姐姐提出的廣告合約,並非凱渥公司以志玲姊姊的代理人名義簽約,而是以凱渥以自己為名義和業主簽訂。法院認為志玲姐姐的情況,並不符合上述執行業務所得模特兒的要件。

北高行判決之後,志玲姐姐仍然就執行業務所得或薪資所得的認定並不服氣,上訴最高行政法院之後,仍遭駁回,志玲姊姊接著提出釋憲聲請,2016年6月24日經大法官不受理決議。

志玲姐姐聲請釋憲的理由

  1. 我98年函釋認定模特兒需要以自己名義和業主簽訂表演合約,才算執行業務所得(也就是行政法院敗訴原因),欠約正當合理關連,違反平等權、工作權、財產權、納稅義務及比例原則。
  2. 所得稅法就特別扣除額的規定違反稅法原則,齊頭式規定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違反平等原則。

當時不受理的原因

不過,當時大法官 認為,志玲姐姐所爭執的事情,是對行政法院判決不當的爭議,並沒有具體的說出函釋跟所得稅法就特別扣除額規定違憲之處,因此不予受理。

去年河東、今年河西

但誰知道,不到一年的光景,大法官就作成釋字第745號解釋,認為:「僅許薪資所得者就個人薪資收入,減除定額之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而不許薪資所得者於該年度之必要費用超過法定扣除額時,得以列舉或其他方式減除必要費用,於此範圍內,與憲法第7條平等權保障之意旨不符」。

745號解釋所涉及的行政法院判決

今天大法官作成第745號解釋,認為所得稅法關於薪資所得之計算,「僅允許薪資所得者就個人薪資收入,減除定額之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而不允許薪資所得者於該年度之必要費用超過法定扣除額時,得以列舉或其他方式減除必要費用」這部分,違反憲法平等原則

本號解釋由專研稅法的陳清秀教授自己作為原告所提起的訴訟北高行100簡236號在窮竟救濟途徑,以及錢建榮法官對一件綜合所得稅案件裁定停止審判後,分別聲請憲法解釋。

以下介紹陳清秀老師聲請釋憲的北高行100年度簡字第236號行政法院判決,爭點在於「大學教授的收入,在稅法上屬於執行業務所得,還是薪資所得1?」

稅法上的【薪資所得】與【執行業務所得】有何不同?

依照所得稅法規定2,【薪資所得】指公、教、軍、警、公私事業職工薪資及提供勞務者之所得。至於【執行業務】,則是像律師、會計師、建築師、技師、醫師、藥師……及其他以技藝自力營生者3

【薪資所得】和【執行業務所得】兩者主要差別在於報稅時的扣除額, 執行業務者自力營生,扣除額較薪資所得者為高,比如自力營生的律師,執行費用的必要費用是核定收入總額的30%,這部分的收入列為成本,並不用課稅,以執行業務所得報稅,對申報人較為有利。

陳老師為什麼提起訴訟?

陳清秀老師對97年度以【薪資所得】方式,核定所得稅總額的行政處分不服,向北市國稅局提起行政訴訟。由於當年陳老師在東吳先兼任、後專任,因此所主張的課稅收入包括兩個部分:兼任副教授的鐘點費、專任副教授的報酬。陳老師認為這兩個部分都應該屬於執行業務所得,而非薪資所得。

教師薪資應定性為【執行業務所得】?

陳老師認為是,理由如下:

(一)兼任的鐘點費:

兼任教師和學校間屬於委任關係,並非僱傭,因此兼任教師提供勞務,應屬於執行業務所得。而且依照德國通說,附隨職業的講學活動所得,通常歸類為獨立勞動所得,例如法官業餘講學,這部分可以認為屬於自由職業者。

(二)專任的報酬:

因為大學教師必須經常進行研究,自費購買許多稅法、行政法書籍、影印文獻、買電腦、聘請助理、參與國際會議等,提供勞務猶如律師審級代理、提供辯護服務,應該定性為執行業務所得,較符合量能課稅原則,准予減除相關成本費用,以符合淨額所得課稅原則,並鼓勵教師從事研究,提昇學術研究水準。

(三)即便是薪資所得,也應該可以列舉扣除必要費用:

  1. 大學教師講學成本高,如果只按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計算成本,顯失公平。應該比較律師等,以30%計算費用。
  2. 依照德國所得稅法規定,薪資收入扣除必要費用後,才是薪資所得,就必要費用是「實額扣除」,比如交通費用、工作工具、制服等。德國聯邦憲法法院2008年宣告所得稅法第9條關於不准勞工申報減除21公里以內之交通費用規定違憲。
  3. 如果大學教師有特別重大費用支出,也都不可以扣除時,就所得計算,明顯違反客觀淨額所得課稅原則,違反平等權而違憲。

行政法院為什麼駁回陳清秀老師?

北高行認為國稅局以【薪資所得】方式核計所得稅並沒有問題,理由為:

  1. 稅法規定的【薪資所得】,是指基於職務關係提供勞務換取報酬,不必負擔盈虧之責者;【執行業務所得】,則是指自力營生,當事人在取得所得之過程中確實另有一定比例之自身勞務外之必要費用支出,也就是需自行負擔執行業務所需成本費用情形,與薪資所得者提供勞務換取報酬之情形不同。
  2. 無論陳老師是兼職或專職,場地、設備都是東吳大學提供,學生也是學校招生的,薪水保證定額收入,陳老師沒有盈虧問題,和自力營生的執行業務所得不同。
  3. 至於陳老師提到的德國法上附隨職業的講學活動所得,我國稅法並無規定,這是立法問題。
  4. 薪資所得設有扣除額設計,是因為薪資所得付出的成本跟直接必要費用,常由雇主負擔,並列為「費用」,至於零星的小支出,難以舉證。所得稅法第17條的薪資所得特別扣除之規定,已經酌量薪資所得的成本、費用。至於是否有檢討必要,屬於立法問題。
  5. 陳老師訴訟中表示並未記帳、保存憑證,主張應該扣除30%費用,並沒有依據。

後來怎麼了?

陳老師在窮竟救濟途徑後,聲請大法官解釋,主張所得稅法第14條第1項第3類第1款、第2款、關於薪資所得之計算規定,及財政部中華民國74年台財稅第14917號函釋「大專院校兼任教師授課鐘點費亦屬薪資所得」,有牴觸憲法之疑義,今天大法官作成第745號解釋

  1. 之前我們分享過<志玲姐姐的釋憲之路>,該案關鍵在於志玲姐姐的收入在稅法上,應該屬於執行業務所得,還是薪資所得。
  2. 所得稅法第14條第1項第3類第1款。
  3. 所得稅法第14條第1項第2類。

玉米製的米酒,如何課稅?

新年快樂,今天大家免不了要杯觥交錯一番,不管你是喝啤酒、高梁、威士忌,每一種酒類產品在出廠或進口時,都要課徵菸酒稅。

今天要介紹的是一個關於菸酒稅的行政訴訟,大統食品關係企業大聯公司1因為產品標示不符,經中區國稅局認定逃漏稅,命補稅加上兩倍補稅額罰鍰,最高行政法院去年底宣判,維持補稅認定,但撤銷罰鍰。

你杯中的酒含了多少菸酒稅?

菸酒稅法第8條規定,酒類的課稅項目及應徵稅額是依照酒的種類以及酒精濃度來課徵稅額。只要是酒精濃度0.5%以上,就要課徵菸酒稅2

一、釀造酒類:
(一)啤酒:每公升徵收26元。
(二)其他釀造酒:每公升按酒精成分每度徵收新臺幣7元。
二、蒸餾酒類3:每公升按酒精成分每度徵收新臺幣2.5元。
三、再製酒類4:酒精成分以容量計算超過20%者,每公升徵收185元;酒精成分以容量計算在20%以下者,每公升按酒精成分每度徵收7元。
四、料理酒5:每公升徵收9元。
五、其他酒類6:每公升按酒精成分每度徵收7元。
六、酒精:每公升徵收15元。

現在,您可以概算一下,手上這杯酒繳了菸酒稅,這當然不是一起讀判決要講的,我們要介紹的是下面這個判決:台中高等行政法院104年度訴字第360號最高行政法院105年度判字第710號判決。

案例事實

大聯製酒公司,在2011-2013年間,生產大統料理米酒等11種酒類,主管機關原本依照產品類別計算課徵菸酒稅。但後來發現,其中料理米酒、米酒頭、高粱酒都是「食用酒精」稀釋後添加香料製成,並不符合原本申報的酒類,計算稅率的標準也因此不同。中區國稅局認定大聯公司逃漏稅,命補稅1億6千多萬元、裁罰兩倍補稅額3億2千多萬元。

大聯公司對中區國稅局的處分不服,訴願未果後,案件來到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中高行駁回大聯公司,上訴之後,最高行政法院維持大聯公司應補稅1億6千多萬元,但撤銷3億2千多萬元罰鍰。

法院認為應補稅的原因

(一)補稅計算方式

  1. 料理米酒的定義是以米類為原料,經糖化、發酵 、蒸餾、調和或不調和食用酒精而製成之酒。
  2. 但大聯公司出品的酒類,並未符合上述要件,應該認定為「其他酒類」。
  3. 料理米酒每公升應該課稅9元,「其他酒類」每公升按酒精成分每度徵收7元,其中一款大統料理米酒,酒精濃度達19.5%,兩者差距的稅額,每公升就達到了127.5元。

(二)用玉米製的米酒?

本案大聯公司主張用來製酒的食用酒精是以「玉米」為原料製成,用來調製料理米酒,雖然沒有符合現行對「料理米酒」的規範,但同樣屬於「料理酒」。而且,臺灣省菸酒公賣局在民國73年的時候,為了降低生產成本,也曾經以玉米代替蓬萊米、在來米釀造米酒,因此米酒可以用玉米釀造。

不過這個主張,並沒有被行政法院接受,法院指出:

  1. 「料理米酒」立法的產生,是基於對民間傳統飲食料理習慣的尊重,探究料理米酒之定義, 應追溯米酒的產製與販賣歷史。從大聯公司提到的歷史,可以知道玉米只是替代品,米酒還是要用米。
  2. 不管如何,大聯公司的料理米酒也沒有加入要件中的0.5%以上的鹽。也沒有經過糖化、發酵、蒸餾等程序。

最高行政法院撤銷罰鍰的理由

既然,應該補稅這件事情是確定的,那為何最高行政法院撤銷兩倍的罰鍰3億2千多萬元?

最高行政法院指出:

  1. 稅捐機關裁處罰鍰時,應符合比例原則,使責罰相當,也最好考慮受處罰者資力,避免個案造成過苛,否則就有裁量怠惰或濫用的違法情形。
  2. 國稅局課稅重新課稅的稅額,已經超過了大聯公司生產上述酒類的利潤,甚至超過售價,如前面提到的其中一款料理米酒,依照新的稅率計算,每公升要課136.5元。處以補稅額兩倍罰鍰,已經大大的超過申報不實所得利益7,違反了比例原則。

  1. 兩公司之前的法定代理人都是高振利。
  2. 菸酒稅法第2條第3款。
  3. 指以糧榖類、水果類及其他含澱粉或糖分之農產品為原料,經糖化或不經糖化,發酵後,再經蒸餾而得之含酒精飲料。
  4. 指以酒精、蒸餾酒或釀造酒為基酒,加入動植物性輔料、藥材、礦物或其他食品添加物,調製而成之酒精飲 料,其抽出物含量不低於百分之二者。
  5. 指下列專供烹調用之酒:1.一般料理酒:以榖類或其他含澱粉之植物性原料,經糖化後加入酒精製得產品為基酒,或直接以釀造酒、蒸餾酒、酒精為基酒,加入百分之零點五以上之鹽 ,添加或不添加其他調味料,調製而成供烹調用之酒;所稱加入百分之零點五以上之鹽,指每一百毫升料理酒含0.5公 克以上之鹽。2.料理米酒:指以米類為原料,經糖化、發酵 、蒸餾、調和或不調和食用酒精而製成之酒,其成品酒之酒精成分以容量計算不得超過百分之二十,且包裝標示專供烹調用酒之字樣者。
  6. 指前四種以外之酒類, 包括粉末酒、膠狀酒、含酒香精及其他未列名之酒類。
  7. 顯然逾越上訴人因「菸酒課稅類別申報不實」所得之利益甚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