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爸爸的救濟之路-下集:大法官的不受理

蘇滿堂先生的兒子蘇詠盛在96年入伍,99年4月27日從4樓墜落不治。國防部調查後,認為蘇詠盛是因為郭姓長官不當管教,受到極大壓力刺激後,無法忍受控制自己的行為舉止,而跳樓自殺死亡。99年8月31日,國防部依照軍人撫卹條例第8條第3項規定,核定蘇詠盛因病死亡(A處分),蘇爸爸夫婦沒有在期限內申請重核而確定。

蘇爸爸的救濟之路-上集:新的刑事判決,能不能重啟行政程序?

2020年3月20日,大法官除了做出790號解釋外,也不受理30個聲請案。其中的第一案,聲請人蘇滿堂的撫卹事件,有來自黃虹霞大法官出具不同意見書,黃瑞明、詹森林及謝銘洋大法官加入。從參與不同意見書的人數高達四人,大概可以知道這是一個受不受理具有爭議的案件。

789號解釋和現行實務運作有什麼差別?

789號解釋涉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1款「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時,被害人警詢陳述證據能力的例外規定,大法官作了合憲性解釋。這和現行的司法實務運作,差別在哪裡?因為這號解釋的出現,司法實務有什麼要改變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