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將在農曆年後的109年2月4日下午2時30分,召開一場關於「性侵害防治條例」第17條規定釋憲案的公開說明會,會中將諮詢專家及有關機關。

傳聞法則與例外

基於憲法第8條正當法律程序16條訴訟權的保障, 在釋字582號解釋文中指出:「為確保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證人於審判中,應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

具體的規定如刑事訴訟法第159第1項:「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

所謂「法律另有規定」,則比如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2項、159-1159-5的傳聞例外,以及性侵害防治法第17

性侵害防治法第17條

94年2月修正的性侵害防治法第17條規定:

被害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者。

二、到庭後因身心壓力於訊問或詰問時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或拒絕陳述者。

如果仔細比對刑事訴訟法的傳聞例外,性侵害防治法第17條第1款和刑事訴訟法第159-3條第2款有些相似,都是因為身心的問題而無法陳述: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死亡者。

二、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者。

三、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者。

四、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者。

本案的聲請事實

這次的聲請案是會台字第9792號,聲請人「曾君」,從待審案件所提供資訊,只可以知道案由是「為妨害性自主案件,認確定判決,所適用之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1款規定,有違憲疑義,聲請解釋案。」

人民聲請案必定涉及終局確定判決,一般來說待審案件會將涉及的確定案號寫出來,但這件並沒有相關資訊,曾君看來也只是表示這是「曾先生」來聲請的意思,並不是聲請人就叫做「曾君」。大法官這樣的遮隱方式,可能是因為曾先生涉及的是性侵害案件,為了保護被害人隱私,因此予以遮隱。

至於會台字第9792號,則是舊案號,推測這個案件已經聲請近10年。9790到9795號間的其他案件,都在99年6月間不受理了。

從現有的資訊,大概只能猜測,曾君涉及性侵害案件被判決有罪確定,他認為法院透過性侵害防治法第17條第1款規定,採用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的被告審判外陳述作為證據,沒有讓他行使對質詰問權,有違憲疑慮,因而聲請釋憲。

大法官想探究什麼問題?

從待審案件中的案由敘述,曾君爭執的是第17條第1款「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

但是, 爭點題綱擴及到第17條第2款「到庭後因身心壓力於訊問或詰問時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或拒絕陳述」、第16條審判中被害人到庭以適當設施隔離、審判實務上的運作情形以及性侵害被害人警詢減述作業的現況及成效。看來,大法官是想就整個性侵害案件中,被害人證述的調查方式進行檢討。

由於,傳聞例外是基於特別的原因,讓審判外陳述例外納入作為證據,但這和被告基於憲法保護的訴訟權、正當法律程序所享有的對質詰問權有所衝突,應該如何去平衡,這可能是大法官想要處理的問題。

此外,性侵害防治法第17條的規定和刑事訴訟法第159-3條有結構相似之處,會不會因此連動到刑事訴訟法第159-3條,也是這次值得觀察的重點。

以下是這次大法官提出的爭點題綱

  1.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1款及第2款(下稱系爭規定)設定之被害人警詢陳述得為證據之規定,有無牴觸刑事被告於憲法上應享有之受公平審判權利之虞?如認為應以特定要件為合憲前提者,請具體指明。
  2. 有關被害人警詢陳述之證據能力調查程序,以及判定其得為證據後之書證調查程序,被告各應享有如何之防禦權?
  3. 系爭規定所稱「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到庭後因身心壓力於訊問或詰問時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或拒絕陳述」,應如何認定?規範上有無進一步具體化的可能?
  4.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6條對被害人出庭陳述時所得採行之審判保護措施,與系爭規定間,有無實施之先後順序關係?審判實務上,是否可能一律先行傳喚被害人出庭陳述未果後,始進入被害人警詢陳述之證據能力調查程序?
  5. 法院依系爭規定,認定被害人警詢陳述得為證據後,除應進行書證調查程序外,被告得否於證據調查程序要求傳喚被害人出庭對質詰問?系爭規定是否影響被告聲請傳喚被害人為證人之權利?如兩不妨礙,則系爭規定是否仍存有侵犯被告對證人詰問權之問題?
  6. 被害人警詢陳述之證據能力調查程序以及後續書證(即警詢陳述)調查程序,如被告享有對出庭證人、鑑定人為詰問之機會,則其於此範圍內之防禦權是否仍有不足?如是,如何不足?
  7. 性侵害犯罪被害人警詢減述作業之運作現況及成效如何?(請法務部、內政部警政署、衛生福利部表示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