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一位法官,學識淵博,開庭之前,已經掌握可能的爭執之處;開庭時,耐心地聆聽雙方律師的主張。他會適度的公開自己當時的心證,讓辯論更聚焦,但絕不會堅持己見,歡迎律師來挑戰他的觀點跟想法。

在每個案件裡,他總是審慎考慮雙方的主張抗辯後,慎重地做出決定,即便這樣的見解,不見得會受到上級法院的支持,但他勇於做出自己認為對的決定,用判決去說理。

法庭上的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溫暖。律師雖然要應付他的許多疑問,而需要全神貫注,但從來不用擔心回答錯誤,遭到白眼或不耐。他適時的給予回饋,進一步的提問。

案件終結宣判後,敗訴的一方律師,並不會有太多不愉快的感覺,因為他們知道,法官並沒有偏見或預斷,在審理過程中,已經把他們的主張都聽進去,並且加以深思考量。

他沒有去最高法院,拒絕出任院長的邀約,每年到了選庭長的時候,避免自己被納入名單中,一心只在審判工作當中,解決一件又一件的爭執案件。

他是林紀元法官,於107年10月17日因病逝世。

認真、聆聽、溫暖、接納、思考,也許這就是法官可以做到的極致。雖然林法官始終低調、默默,但他塑造的法官形象,將會深入法律從業人士心中,像種子般灑落在土壤之中。

105年10月21日,林法官受邀在台南地院演講,談他對法官這個工作的一些看法,這份投影片的每一頁都值得細細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