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訴訟制度與統一解釋

我們的法院分成行政法院跟普通法院兩個體系,各自有自己的終審法院:最高行政法院跟最高法院,也就是所謂的二元訴訟制度。依公、私法來區分訴訟制度,勢必會產生兩者間的模糊地帶,當行政法院和普通法院,就承審案件應該由誰受理發生爭議時,就由司法院大法官來統一解釋審判權歸屬。

判斷的方式

依照過去大法官就審判權劃分的解釋,標準是這樣的:

  1. 先看法律有沒有規定。
  2. 通常會發生爭議,都是法律沒規定。此時,則要依照爭議的性質、考量現有訴訟制度的功能,來決定救濟途徑。原則是:因私法關係所生之爭議,由普通法院;因為公法關係所生的爭議,由行政法院審判。

連續兩年的最後兩號解釋

2017年12月份最後的兩個解釋:758759解釋都是決定行政、普通法院審判權的統一解釋。巧的是,2018年最後一天上班日12月28日,大法官一口氣做出2號解釋,也都是統一解釋,而且這兩號都涉及國有財產署。

釋字772:申請讓售國有非公用財產類不動產被否准->行政法院

依照國有財產法第52條之2規定,非公用財產類不動產的直接使用人,如果從35年底起使用至今,可以在104年1月13日前向國有財產局申請以特定價格讓售1

釋字772號認為國有財產署(國有財產局後來改制)准駁的決定,是行政處分,並非國庫行為,具有公法性質,應該由行政法院審判,理由有三:

第一,允許人民向國家申請讓售登記為國有的土地,具有強烈的政策色彩,審查是否符合規定,是公權力的行使。

第二,雙方當事人,一定是國家跟人民,不會是人民之間。

第三,申請人如果符合規定,主管機關就應該准許,並依照法律來決定讓售價格,並不適用私法自治原則。

釋字773:未辦理繼承登記土地或建築改良物之合法使用人請求確認優先承買權存在->普通法院

土地法第73條之1規定,土地或建築改良物自繼承開始之日起,超過1年沒辦理繼承登記,經過公告繼承人3個月內登記、列冊管理後15年仍然未聲請登記後,將由地政機關將清冊移給國有財產局公開標售。但是,在公開標售時,合法使用人就其使用範圍有優先購買權。

釋字773號認為,合法使用人對國有財產局署轄下分署提起確認優先購買權存在訴訟,性質上是私法關係所生的爭議,應該由普通法院審判,理由是:

判斷優先購買權的「合法使用人」要件,需要審究法律上有沒有使用的正當權源,比如物權法上的合法占有,或債權法上的租賃或借貸關係,這些爭議都是私法法律關係存在與否,效果也在確認主張有優先購買權的人,可不可以替代得標人來作為買賣契約的買受人。這和公權力的行使無關,是私法所生的爭議。

  1. 國有財產法第52條之2「非公用財產類之不動產,於民國35年12月31日以前已供建築、居住使用至今者,其直接使用人得於民國104年1月13日前,檢具有關證明文件,向財政部國有財產局或所屬分支機構申請讓售。經核准者,其土地面積在500平方公尺以內部分,得按第一次公告土地現值計價。」

對「2018年底的2號統一解釋」的一則回應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