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出爐的釋字第769號解釋,所處理的是中央和地方縣市政府之間權限劃分的問題。

中央地方的權力分立

在講這號解釋之前,我們先來談一下什麼是中央地方的權限劃分。依照憲法所規定的制度,除了中央政府之外,還有縣市,也就是所謂的中央跟地方政府。年底要選的縣市長,就是地方政府的首長。那些事情是中央的權限、那些事情是地方的權限,則規定在憲法第十章。其中,憲法第107110條、增修條文第9條預先規劃了某些事項,該是中央還是地方管的。
舉例來說,外交、國防跟司法制度,這是屬於中央,地方縣市政府並不能自己通過訴訟法規來行使司法權;縣教育、衛生、實業及交通等等,這就屬於縣的,由縣政府立法執行。
當然,憲法沒有辦法把所有細緻的事項預先擬定,憲法第111條規定如有未列舉事項發生時,看事務的性質而定,有全國一致性質屬於中央、有一縣性質屬於縣,發生爭議由立法院解決。
除此之外,憲法增修條文第9條也規定地方制度應包括的事項,並以法律定之。後來,立法院依照憲法增修條文的授權,制定了地方制度法

這次的爭議怎麼回事?

這次的爭議就來自地方制度法。
地方政府民意代表,包括縣市議員、鄉鎮代表都是人民直選,但議會、鄉鎮市代表會的正副首長,則是由民意代表互選。為了避免賄選議員的情形,立法院在105年修正地方制度法第4446條,規定議員選舉正副議長,需要記名投票,這樣我們就知道每個議員投給誰。
問題是,怎麼選議長、記名還是不記名選這件事情,到底是中央說了算,還是地方政府自己決定,就產生了爭議。

問題該怎麼解?

針對這個問題, 自然是要先看憲法有沒有講到,如果有就聽憲法的。如果沒有的話,就要跑到憲法第111條,看這件事情是有一國的性質、還是一縣的性質,來決定沒規定到權限的分配。
769號解釋多數意見認為憲法已經講了。
因為增修條文第9條第1項規定:「省、縣地方制度,應包括左列各款,以法律定之..」其中第3款提到「縣設縣議會,縣議會議員由縣民選舉之。」,多數意見認為這裡還包括縣議會組織及運作有關的重要事項,也就是正副議長的選舉跟罷免。涉及制度的選擇,司法院應該予以尊重,採取寬鬆的審查。
反對的少數意見則覺得這種說法太凹了,第3款講的是議員由縣民選舉,根本沒有講到議員怎麼選議長。既然憲法沒有講,應該尊重地方政府依照自己的特殊情形來制定才是。

權力分立的比例原則?

這號解釋最特別的地方應該是這段論述:系爭規定將地方議會議長及副議長之選舉及罷免,由無記名投票改為記名投票方式,有其上述正當目的,且其手段與目的之達成間亦有合理關聯,並非恣意之決定,尚未逾越中央立法權之合理範圍。
這樣的文字論述很明顯的是比例原則的操作,過去大法官解釋都是用在基本權保障時,法律是否符合憲法第23條的必要性,合乎比例的侵害人民基本權。
第一次出現在中央跟地方分權的解釋中,說不出的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