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法官做成釋字769號解釋,這號解釋涉及中央跟地方的分權,以及憲法有沒有對正副議長選舉,明文要求以無記名方式進行。
1056月,立法院修正地方制度法,就議員選舉或罷免正副議長的投票過程,規定為「記名」投票。根據90年左右制訂的雲林縣議會組織自治條例則規定為「無記名投票」,雲林縣議會針對中央制訂的法律跟地方自治條例間的衝突,認為存在違憲疑慮,因此聲請憲法解釋。

雲林縣議會修自治條例了,還要解釋嗎?

在聲請釋憲後,雲林縣議會後來依照地方制度法的規定,修改自治條例,從「無記名」變成「記名」,原本的爭議似乎已經不存在了,不過解釋理由指出這個憲法疑義具有本質上重要性,有些縣市議會的自治條例也沒有修改,仍然保持無記名投票,解釋具有實際價值,雲林縣議會的自治條例修改,並不影響本號解釋的受理。

縣地方制度事項由中央以「法律」定之

增修條文第9條第1項已經規定:「省、縣地方制度,應包括左列各款,以法律定之..」其中第3款提到「縣設縣議會」,解釋上並沒有限制在縣議會的設立,還包括組織及運作有關的重要事項,比如正副議長的選舉跟罷免。由此來看,中央可以法律來規定,對這種憲法授權事項的立法,涉及制度的形成,司法院應該予以尊重,原則上以寬鬆的標準來審查。

寬鬆審查的論證方式:合憲

理由書指出記名,還是無記名的投票,都有他的優缺點,是立法政策的選擇。依照立法院的議案關係文書,改採記名投票是為了彰顯責任政治、防止賄賂。目的正當,手段和目的達成也有合理關聯,並沒有恣意。

憲法有規定一定要無記名嗎?

雲林縣議會另一個主張是,依照憲法第129條規定:「本憲法所規定之各種選舉,除本憲法別有規定外,以普通、平等、直接及無記名投票之方法行之。」理由書則指出,地方議會的正副議長選舉,並沒有規定在憲法當中,地方制度法採取記名投票,並不會違反憲法第129條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