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共有11號解釋,聲請人有請求大法官作成暫時處分。如前面提到,唯一准許的是釋字第599號解釋,想必您也會好奇其他10號解釋都是哪些案件,以下簡要介紹案件經過以及作成解釋的繫屬時間。

585號:91日

由於「93真調會條例」即將實施,民進黨團於93年9月15日提出釋憲聲請,同時請求暫停施行。大法官在短短91日就作成解釋,第一次確認大法官可以作成暫時處分。

613號:182日

94年11月9日,總統公布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下稱通傳會組織法),當時行政院長是謝長廷。行政院認為該組織法侵害行政權核心,剝奪行政院長的提名權跟總統任命權,同時違反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行政院於95年1月20日聲請憲法解釋及請求暫時處分,適用通傳會組織法兩個條文。大法官在半年後的7月21日,作成部分違憲、部分合憲解釋,並以解釋已經作成,暫時處分已無審酌必要。

627號:106日

95年6月,特偵組前身高檢署查黑中心分案調查國務機要費案,向當時的總統陳水扁調取相關資料與文件。 不久,北檢起訴吳淑珍,台北地院發函請總統說明並調取文件。陳水扁以總統身分於96年3月1日向大法官聲請解釋總統豁免權以及國家機密特權的範圍,並請求作成暫時處分,命臺北地院停止吳淑珍案訴訟程序,廢棄開放閱卷的裁定。106天後,大法官作成釋字627號解釋,同樣以解釋作成,暫時處分已無須審酌。

633號:515日

在釋字585號解釋宣告真調會部分條文違憲後,立法院於95年4月11日修正新版真調會條例(下稱95真調會條例),並於95年5月1日公布施行。民進黨團認為修正後條文仍然違憲,在公布施行同一天聲請解釋並請求停止「95真調會條例」適用。這次大法官直到515天後的96年9月28日才作成解釋,也以解釋作成故無須審酌,至於不受理部分,則失所附麗為由駁回。

654號:91日

羈押法規定律師接見被告時,可以監聽、錄音。一位被告在偵查中經法院裁定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辯護人前往監所接見時,遭到全程錄音。被告對檢察官處分聲明異議遭到法院駁回後,聲請釋憲並請求停止羈押法規定的適用。

聲請人主張偵查中羈押最長僅有4個月,如果持續監視被告與律師的接見,被告恐怕沒有辦法在偵查中獲得辯護人協助。從司法院提供的解釋抄本,無法知道本號解釋聲請時間,但從法院裁定駁回聲明異議的時間在97年10月24日,以此時間計算,大法官至多在91天後的98年1月23日作成釋字第654號解釋。

至於暫時處分部分,因為檢察官提起公訴,11月6日移審法院後將聲請人交保釋放,因此已經沒有權利保護必要。

662號:14日

刑法第41條第2項規定數罪併罰的易科罰金,前提在於每一個罪的宣告刑都可以易科罰金時,應執行刑才可以易科罰金。本案共有高院合議庭聲請,以及3位受刑人。其中兩位受刑人聲請暫時處分,免於入監。這兩位聲請人一位在98年6月5日,另一位在6月12日提出聲請,而大法官在6月19日即已做成解釋⁠1,因解釋做成而無審酌暫時處分的必要。

665號:274日

97年12月間,卸任總統後的陳水扁遭到羈押,在案件移審北院後,周占春合議庭裁定停止羈押,案件經由北院分案要點,移轉給相牽連的吳淑珍案合議庭。期間檢察官就停止羈押裁定提起抗告,高院予以撤銷後,接手的蔡守訓合議庭裁定羈押,經高院駁回抗告而確定。

98年1月15日,陳水扁針對北院分案要點、重罪羈押以及檢察官就停止羈押抗告權這三個部分聲請憲法解釋。

陳水扁請求大法官作成暫時處分,命蔡守訓合議庭停止審理,將案件交還給周占春合議庭,並停止羈押陳水扁。大法官在274天後作成解釋,理由一樣是解釋已經作成,沒有審酌必要。

677號:109日

監獄行刑法規定執行期滿者,應於其刑期終了之「次日」午前釋放,聲請人的刑期到99年6月11日,於同一年的1月25日提出釋憲聲請,認為監獄行刑法的規定讓他多關到次日,請求做成暫時處分。

大法官在他出監的前一個月做成解釋,宣告監獄行刑法違憲,同樣因為解釋已經做成,無須審酌暫時處分。

723號:38日

全民健保醫事服務機構醫療服務審查辦法規定,超過申報期間2年,保險人不予支付。聲請人是一位牙醫,經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此為理由之一駁回,最高行政法院98年9月17日裁定駁回上訴而確定。

聲請人於103年6月17日提出釋憲聲請,認為上面的規定侵害財產權、違反法律保留原則,同時並以再審的五年的不便期間即將屆至,請求大法官先做暫時處分,同意聲請人先聲請再審,然後再請行政法院停止程序,直到解釋做出為止。

沒想到大法官在38天後做出釋字723號解釋,解釋做出來了,也沒有必要審酌暫時處分。

761號:1785日

宏正公司在某專利的民事訴訟中,遇到A技術審查官對做出不利的意見。後來,該專利遭到舉發,在後續的行政訴訟中,B合議庭指派同一位A技審官,宏正公司因此聲請這位技審官迴避,迴避案由B合議庭駁回,公司抗告到最高行政法院,仍然遭到駁回。在窮盡救濟途徑後,於102年3月22日提起釋憲聲請,並請求做成暫時處分,以停止本案訴訟。

大法官在將近五年後,做成合憲解釋,並駁回暫時處分聲請,可以說破了以往所有的紀錄。駁回的理由有二:解釋已經做成,而且聲請人在本案訴訟也獲得有利判決。

  1. 不過本案同時有數位聲請人,比較早聲請的是高等法院刑事第18庭,於97年11月21日發文司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