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祀公業是臺灣一種很特別的團體,由很久以前的祖先「設立人」捐助財產,以祭祀為目的,依過去的繼承觀念,派下員通常是男系子孫。最高法院105台上291民事判決討論一個問題,出生的性別是女子,長大後變性成為男子,可否當作派下員?這個判決被最高法院選為105年度具有參考價值的裁判。

案例事實

甲出生時是女性,在父親死亡後,經醫師診斷、變性手術後,2009年3月經戶政機關變更性別為男性。同一年12月,祭祀公業向區公所申請登記時,並沒有把甲列為派下員,甲因此對祭祀公業提起確認派下權存在訴訟。

嘉義地院判決甲勝訴後,祭祀公業提起上訴,一路打到最高法院,高院跟最高院都駁回祭祀公業的上訴,其中台南高分院103重上51民事判決認為基於憲法保障平等權、人格權及財產權,法院在個案中應該做有利基本權利保護的認定。甲在父親過世後,才變更為男性,讓他取得派下權,對祭祀公業以「祭祀祖先」的設立目的,並沒有妨害。而且甲的弟弟也是派下員,基於平等原則,不應該去排除甲的派下員身分,以免造成差別待遇。

祭祀公業上訴後,最高法院105台上291民事判決則指出:

「按祭祀公業派下權之取得基於傳統宗祧繼承之理由,固以設立人 、男系子孫、奉祀本家祖先女子及從母姓之子孫為原則,用以祭祀祖先或結合同姓同宗親屬。除設立者外,渠等取得派下權固自繼承時發生,然依系爭規約第四條第三項規定1,派下之女子、養女、贅婿等有實際參與祭祀,於經一定額度之派下現員同意時, 亦得取得派下權,不以其出生時或繼承時為認定得否取得派下權時點,且無損祭祀公業設立目的。」

總結一下,某祭祀公業規約記載祭祀公業的子孫包括男性子孫、一定條件下的女性子孫。一位出生時是女子的甲,在父親死後變性成為男子,向祭祀公業提起確認派下權存在訴訟,法院認為基於平等原則、人格權、財產權保護,甲有派下員身分。雖然即便甲出生時是女性而沒有派下員身分,但依照該祭祀公業公約,即便是女子在特定情況下也可以成為派下員,派下權並不以出生或繼承時取得為必要。

  1. 該祭祀公業規約第4條記載的派下員包括:1. 男性直系血親卑親屬冠姓者(含養子)。2. 派下員無男系子孫時,尚未出嫁的女子。女子招贅或未招贅有生男子,或收養男子冠母性。3. 女子、養女、贅婿等有實際參與祭祀,經一定比例派下員同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