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馬英九因為洩密案遭到起訴,和本案相關的黃世銘案把這段過往記載在判決中,以下整理自台北地院103年矚易字第1號高院103年度矚上易字第1號的事實欄,為便利閱讀,小標題是本站所下的。

一、監聽!從陳榮和到柯建銘

檢察官鄭深元偵辦高院法官陳榮和的公務員財產來源不明罪時,發現立委柯建銘涉嫌關說前臺南縣議會議長吳健保假釋案件,而且與相關人員有資金往來。鄭深元向組長楊榮宗、總長黃世銘報告後,以柯建銘涉犯貪汙罪向法院聲請對柯建銘及助理監聽。當時柯建銘被起訴的全民電通案更審判決高院101年度上更(一)字第92號改判無罪,監聽發現柯建銘在102年6月26日,要求助理找出該案承辦檢察官。

二、疑似關說

在檢察官鄭深元監聽過程中,聽到柯建銘和立法院長王金平的通話內容中,提到「王金平連絡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和法務部長曾勇夫,陳守煌已經告知高檢署檢察官林秀濤,而且曾勇夫已經答應要處理,柯建銘電話中不斷向王金平道謝。」,鄭深元因此懷疑柯建銘有關說自己的案件情況。

三、監聽林秀濤

鄭深元調查認為該案就是高院101年度上更(一)字第92號全民電通案,後來林秀濤並沒有就柯建銘的無罪判決進行上訴。黃世銘指示以林秀濤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職務收賄罪為由,向法院聲請監聽。鄭深元也清查了林秀濤、她老公的資金流向,以調查是否林秀濤有收賄。

四、傳訊林秀濤

黃世銘三人討論案情之後,決定在102年9月1日傳訊林秀濤。鄭深元開始準備專案報告,由楊榮宗依照黃世銘的指示修改底稿。書記官在8月31日下午4點通知林秀濤隔天(9月1日)上午 10點以證人身分到特偵組說明,沒想到林秀濤要求當天馬上前往訊問,黃世銘同意後,訊問從8月31日晚上6點40分開始由鄭深元訊問。

第一次中場休息時,林秀濤打電話給牧師朋友,提到:「柯建銘的案件一審有罪、二審無罪,但她認為判決並沒有違背法令,所以才沒有上訴第,她在電話中告訴牧師說基督徒不能說謊,因此問牧師可否說出陳守煌的名子。」因為林秀濤的電話已經被監聽即時轉譯成文字中,這段通話內容,也隨即讓當時偵訊的鄭深元知道。

休息結束後,林秀濤跟鄭深元說陳守煌告訴她:「柯建銘認為這個案子不會多大、多嚴重,最好不要上訴。」鄭深元繼續問,如果陳守煌沒有這樣的指示,林秀濤是否會上訴。林秀濤說:「是,我會上訴,即使…」。

第二次中場休息時,黃世銘三人為了補強林秀濤所說,決定馬上傳喚另一名檢察官陳正芬。當天晚上,楊榮宗就依照訊問內容及黃世銘的指示,修改專案報告。

五、進入官邸

當天晚上8點36分,林秀濤的偵訊仍然進行中,但黃世銘打電話向總統秘書聯繫面報,準備了第一份專案報告,由楊榮宗在9點27分開車載入總統官邸。那時,陳正芬正在接受鄭深元的偵訊。

進入官邸後,黃世銘向馬英九表示,關說案是行政不法,已經不是刑事案件,因此將偵訊內容、第一份專案報告交給馬英九,同時告訴馬英九將召開記者會對外公布。晚上10點10分,黃世銘離開官邸。

六、行政院長

在黃世銘離去之時,馬英九要秘書通知行政院長江宜樺、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進入官邸,告知此事。凌晨12點5分,馬英九約黃世銘共進午餐。9月1日中午,黃世銘進入官邸午餐,將修正後的第二份專案報告交給馬英九。9月4日上午,馬英九打給黃世銘,表示應該依照行政體制向行政院長報告,黃世銘在當日下午5點前往行政院向江宜樺報告,並給了江宜樺和第二份專案報告相似的資料。至於對林秀濤的監聽,則一直延續到9月5日才結束。此時,原本監聽的貪污案件尚未結案。

七、記者會

9月6日,黃世銘指示楊榮宗、鄭深元就關說案整理新聞稿,將通話內容作為附件,召開記者會。

對「黃世銘洩密案是怎麼回事?」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