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司法院長許宗力在內部法官論壇的貼文中,提到了

至於法官們非常關心的人民參與審判問題,我可以在此坦然向大家報告我的看法,至少我認為陪審制有嚴重違憲之嫌,因為陪審制的判決是不附理由的,我很難想像不附理由的有罪或不利判決在正當程序面前站得住腳,當然,除非修憲,學美國憲法,明白規定人民有請求陪審團審判的權利。

那麼,陪審制未提供理由,真的有嚴重違憲可能嗎?2009年歐洲人權法院的TAXQUET v. BELGIUM(比利時)案中,探討了此一問題。最後,歐洲人權法院判賠4,000歐元。

TAXQUET v. BELGIUM

本案

2003年,案件主人公Taxquet和七位共同被告,被起訴共謀殺害政治家André Cools。2004年,比利時法院判決Taxquet和同案被告20年有期徒刑。

比利時的陪審歷史

和歐洲多數國家的陪審制相同,比利時陪審制也起源於法國大革命。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繼起的法蘭西第一共和在憲法跟1808年的刑事訴訟法當中,納入了陪審團。法國在拿破崙時期統治比利時的時候,也傳遞了這項制度1。不久,拿破崙戰敗,比利時併入了荷蘭,陪審團制度一度被廢。直到比利時獨立,陪審團才被放入1831年的憲法當中。當時的憲法第98條規定:「所有重罪及政治、媒體煽動罪犯,應組成陪審團審理。」制憲者認為,陪審團制度是人民贏得自由的肯定,人民獲得主權的象徵。1930年,比利時的陪審制改革更讓組成更多元化,成員盡可能包含所有社會階級的代表,12位素人陪審團的制度延續至今2

案件過程

Taxquet主張他受公正審判的權利並未受到尊重3,因為法院並未提出定罪理由,讓他沒有辦法爭執上訴,違反人權公約第6條第1項的公平審理原則,該條規定:

在決定公民權利和義務或確定刑事罪名時,任何人得在合理的時間內,受到依法設立之獨立且公正法院的公平、公開審理,判決應公開宣佈。但基於對民主社會中的道德、公共秩序或國家安全利益,以及對民主社會中的少年利益或為 保護當事人私生活權利之考量,或法院認為在特殊情況下,如公開審理將損害公平利益時,得拒絕記者及公眾參與旁聽全部或部分審理。

2009年,歐洲人權法院第二庭判決認定比利時違反人權公約第6條第1項,比利時不服提起上訴,案件進入大法庭4。此時,一些本身也有陪審團制度的利害關係國家,比如愛爾蘭、英國跟法國,也都提出強烈的意見,認為純粹的陪審團制並不需要提供理由,也不會和歐洲人權公約產生抵觸。2010年11月16日,大法庭判決確認了違反公約第6條第1項的結論。5

歐洲人權法院的理由

  • 第二庭認為:
    1. 比利時法院在審理中詢問陪審團如:「就這位被起訴而出法庭的被告Taxquet,是否在1991年7月18日故意殺害André Cools而有罪呢?」這類問題,太過一般性而且過於模糊,陪審員只能回答「Yes」或「No」,沒有給出為什麼法院認定他有罪的主要原因。Taxquet因此無法理解,也不能接受法院的判決,到底憑什麼認定他有罪。
    2. 由於陪審團並不是根據卷宗檔案,而是依照審判中所聽審的證據來做成判斷。為了讓被告和社會大眾理解判決,強調為什麼陪審團認定有罪或無罪的考量因素,說明陪審團針對每個問題回答肯定或否定的理由,是很基本的事情。
  • 比利時上訴之後,大法庭則認為:
    1. 許多歐洲成員國都有素人陪審團的制度,讓公民參與司法審判,尤其在重罪的情況下。陪審團在不同國家,以各種形式存在,反映出每個國家的歷史、傳統與法律文化,存在的差異包括陪審員人數、資格、選任方式以及上訴規定等等。
    2. 每個國家對刑事司法制度的選擇,並不是法院的監督範圍,會員國在選擇符合歐洲人權公約第6條的手段上,享有相當程度的自由。人權法院的任務在於:針對會員國所採行的方式,考量案件的具體情況、性質與複雜性,判斷個案的結果是否符合公約,以確保整個程序公正。
    3. 大法庭表示,從過往歐洲人權法院的判決看來,公約並沒有要求陪審員要提供理由。儘管如此,為了滿足公平審判的要求,被告和公眾必須能夠了解判決,這是預防恣意的重要保障。

損害賠償的認定

在確認比利時法院違反歐洲人權公約後,接下來則是Taxquet可以獲得多少損害賠償,Taxquet同時請求了財產及非財產上損害賠償。

(一)財產上損害賠償

歐洲人權法院指出,即便Taxquet獲得依照公約規定的公正審判,也未必可以推翻原本的判決。換言之,結果可能還是一樣,因此沒有辦法判斷Taxquet是否受有財產上的損害賠償,這部分予以駁回。

(一)非財產上損害賠償

但無論如何,因為比利時違反公約的結果,必然導致了Taxquet的精神上痛苦,這部分比利時應賠償4000歐元。

後續效應

比利時修法

2009年,比利時開始修法,改革目標是:陪審團判決要給理由,但同時也希望更少的案件進入陪審6。這次的修法在2010年1月21日生效,比前面提到大法庭終局判決的時間還早了一些,修法之後,陪審團的有罪判決,需要對當事人提出並交付理由。

其他歐洲國家呢?

有趣的是,除了比利時跟法國外,本案並沒有導致採取純粹陪審團制的會員國大規模修法7

  1. 法國現在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屬屬於「重罪參審制」,自然人被起訴罪名最低刑度15年以上或法人75000歐元罰金,6或9名素人和3位職業法官共同評議投票,定罪需要過2/3,見維基百科關於法國Jury的說明
  2. 這段過程記載在大陪審團判決書的第9頁
  3. Taxquet還主張一個比較沒有爭議的點:陪審團根本不是人權公約第6條第1項所規定的法庭 (Tribunal),因為這12個介於30到60歲的陪審員是從選員名冊中抽籤選出,欠缺法律知識。陪審員在沒有法官或法律專家在場的情況下評議,因此他的有罪認定並沒有依法確立。歐洲人權法院則指出:在1994 的Zarouali v. Belgium案中,委員會已經指出公約第6條的法庭,並不一定要單純由法官或法學家所組成。Taxquet就此部分的主張,和之前的案件並無不同,因此予以駁回。
  4. 人權法院共有5庭,上訴之後,是由17位法官所組成的大法庭(Grand Chamber)審理。
  5. 並請參考林臻嫺法官「上訴制度改革應更宏觀」一文。
  6. 根據一份2013年的報告顯示,比利時進入陪審團的案件占所有刑案的萬分之一,見Lorena Bachmaier Winter and Mr Tom Gerald Daly BL(2013),  COMPARATIVE REVIEW: LAY ADJUDICATION SYSTEMS IN MEMBER STATES OF THE COUNCIL OF EUROPE, at p.17.
  7. Lorena Bachmaier Winter and Mr Tom Gerald Daly BL(2013),  COMPARATIVE REVIEW: LAY ADJUDICATION SYSTEMS IN MEMBER STATES OF THE COUNCIL OF EUROPE, at p.69.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