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抗議國家政策傾中,魏揚等人在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必經之地以鐵鍊、麻繩綑綁身體,上鎖固定在路墩兩側,並且持抗議標語,魏揚以大聲公表達訴求,指揮在場人員呼喊口號,其中一人把車橫停在車道上。

在張志軍到場之前,有汽車跟機車經該處,因為鐵鍊而無法通行,要求魏揚等人他們先通過,但沒有受到理會。後來警員到場,破壞鐵鍊、麻繩,並把車拖走。

一審台北地院判決有罪免刑。二審改判無罪,但目前二審判決尚未出來,讓我們先看一下一審判決是怎麼說的。

一審判決(北院104訴43

成立強制罪,但免刑。

刑法第304條第1項規定:「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問題在於:

  1. 被告的行為是否屬於強暴或脅迫?
  2. 有沒有妨害人行使權利?
  3. 被告辯稱基於表達言論自由,行為是否有實質違法性?

(一)構成強制罪?

  1. 北院引用最高法院28年的判例1指出:強暴是指以有形實力不法加諸於人,不以直接對人身體施用為必要,即使對物實施,讓人產生物理或心裡的壓制效果,也算。其次,強暴脅迫的手段,只要足以妨害他人行使權利,並不一定要完全壓制被害人自由。
  2. 北院認為魏揚等人以鐵鍊、麻繩綑綁身體固定橋墩,使雙向車道都沒有辦法通行,是對路人行使不法的有形力,雖然不是直接對身體施用,但讓路人內心的意思自由受到相當影響,無法通行,產生物理性的壓制效果,屬於強暴手段,而且妨害用路人行使道路通行權。

(二)實質違法性?

  1. 判斷被告行為是否有實質違法性,屬於基本權衝突的問題,也就是想要通行人的通行權,和被告的政治性言論自由。法院要做的事情是判斷被告的行為,有沒有逾越社會相當性的範圍,是否具有社會倫理的可非難性?
  2. 北院採取了下述的方式判斷2
    • 內在關聯性原則:被告的行為想要表達反對政府過度傾中的兩岸經貿政策,手段和目的之間有關聯性。但是當時張志軍車隊還沒到現場,強制對象是和政府、大陸地區或兩岸政策無關之人,沒有辦法讓張志軍得以見聞知悉,因此手段跟目的間的關聯性低。
    • 輕微性原則:封鎖的道路是新店跟烏來的唯一通道,沒有其他替代道路,對用路人的通行權妨害不輕。
    • 必要手段性原則:即便被告否定警方設置意見表達區供其表達意見,但被告並不是不可以透過其他方式,來表達訴求,完全阻隔、封鎖雙向道路,不是最小侵害的必要手段。
  3. 北院因此認為,被告所為具有實質違法性,構成強制罪。

(三)其他相關案件

被告辯護人指出其他相類似的六個案件3,並沒有認為構成犯罪,但法院比較之後,認為這六個案件情節都和本案不同,可能是盤坐佔據車道、肉身靜坐、未阻止遊客進入、沒有妨害工程車移動或施工等,和本案的行為不同。

(四)免罰的原因

北院認為,依照當時的情勢,包括張獻忠30秒爭議、太陽花學運、諾富特破門事件,被告因此不信任警方設置意見表達區,而且被告關注重大政策議題,為了使大陸執政當局見聞國人民意,動機是基於公益,和個人私意無關,而且妨害用路人的時間只有20分鐘,並沒有造成更嚴重後果,犯罪情節輕微。依照刑法第61條,認為情節輕微,顯可憫恕,依第59條規定減輕其刑仍嫌過重,因此免刑。

(五)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

刑法第185條第1項規定:損壞或壅塞陸路、水路、橋樑或其他公眾往來之設備或以他法致生往來之危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北檢認為被告在連續轉彎山路做上面的行為,讓用路人行經該處產生危險,因此構成刑法第185條。就此,法院認為並不構成,因為:

  1. 北院引用最高法院見解指出4:該條規定的要件是「致生」往來之危險,屬於具體危險犯的設計,和抽象危險犯相比較5,雖然不用到發生實際的損害,但也要壅塞的行為造成往來公共危險。
  2. 當時自用小客車橫放在車道上,也有一個三角椎。一位路人證稱:他從烏來下山,在五十公尺前看到就減速,並沒有反應不及的情況,慢慢的煞車,不用緊急煞車。北院認為,在鐵鍊前橫放車輛、三角椎,如果用路人遵守交通規則,是有足夠時間反應的,不能認為產生了具體的危險。
  1. 刑法第304條之強制罪,係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為構成要件;所謂「強暴」,係指以有形之實力不法加諸於人,但不以直接對人身體施用為必要,即使對物實施致人產生物理或心理之壓制效果者,亦屬之;所謂「脅迫」,係指顯現威嚇要脅他人,使其心生畏懼而影響或制壓其意思決定。而該條之強暴、脅迫,祇以所用之強脅手段足以妨害他人行使權利,或足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並非以被害人之自由完全受其壓制為必要(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650號判例要旨)。
  2. 編按:類似比例原則,但是對被告的行為是否符合比例原則的判斷。
  3. 這六案是:北檢428反核佔領忠孝西路案不起訴、桃檢國道收費員佔據國道案不起訴、花檢銅門封路案不起訴、彰院臺電施工抗爭案無罪、苗院苑裡反風車案無罪、北院紅衫軍天下圍攻行動案無罪。
  4. 刑法第185條第1項之壅塞陸路,致生往來之危險罪,係採具體危險制,雖不以發生實害為必要,但亦須以壅塞之行為造成往來公共危險之狀態,始構成犯罪;刑法第184條第1項公共危險罪,係以「致生往來之危險」為其客觀構成要件,屬「具體危險犯」而非「抽象危險犯」,故就是否該當本罪需有積極之事證,證明具體危險之事實,而非僅以籠統之抽象危險理論,即可以該罪相繩(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6480號、102年度台上字第3977號判決意旨參照
  5. 非法律系的朋友,下次我們再來談什麼是具體、抽象危險犯,這次整理不週,還請原諒。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