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地瓜法官最近去澎湖鎮海國中跟同學分享,這些問與答是後續書面回覆同學的內容,經其同意連載分享。第一集點這裡第二集點這裡第三集點這裡

Q法官覺得印象最深刻的案件是?

是這個案子:

救贖

還在念國中的她們,爸爸剛出獄的第二天,又開始對她們伸出魔爪。之前的監禁,是爸爸侵害大姊被判刑,大姊也因為如此才逃離家庭。

半年多之後,檢察官再次羈押並起訴了爸爸,年輕法官毫不猶豫地接押。爸爸是否認犯罪的,在法庭上極力地為自己辯解,像一個聰明狡滑的壞人…….

一週後,法官訊問了姊妹,聽說她們訴說自己被侵害的過程,還忙著用眼神制止在旁振筆疾書的書記官不斷流下的眼淚。

「這個案子妳們有沒有意見要陳述?」,法官問。

「什麼意思?」,換姊姊問法官。

「嗯,這樣子問好了。妳們有沒有可能原諒父親的行為」?

姊妹們回予法官一個充滿恨意的堅定搖頭。

某一個夜裡,電視新聞播報了一則類似的個案,法官的太太對著電視說「這種人應該被判死刑」,法官隨口說了句「連老虎都不會吃掉自己的子女,那個爸爸很可能有病」。

「有病?」法官自己講完後自己愣住了…….

隔天,法官做了一個決定:發公函聯絡醫院為那位爸爸做精神鑑定,雖然他心裡並不認為那位滿口謊言的爸爸有什麼精神上的問題。

三個月後,鑑定報告出爐了。報告上說,那位爸爸只有小學二.三年級學生的智力及行為控制能力,因為妻子離家,自己沒有能力克制性衝動,所以接連侵害自己的女兒們。

看了鑑定報告後,法官半信半疑想了一個多小時,才想起自己小學二.三年級時,做錯事之後也很會講謊話以避免被老媽老姊們處罰的。

兩天之後,法官再帶著書記官去安置機構看她們,把鑑定報告遞給姊姊。

姊姊看完之後,滿口疑惑地看著法官。

「醫生認為你們的爸爸其實是不健康的,他沒有辦法像健康的人一樣控制自己的行為」,法官試著說明。

「?」姊妹們再次投射出疑惑的眼神。

「這樣說好了,你們的爸爸不是不愛你們,他只是腦筋沒有辦法跟身體一起長大,他沒有想到自己在傷害你們,他應該不夠了解自己對你們做了什麼」。

姊姊低頭想了一會兒,抬起頭帶著微笑滴下了眼淚,她們知道了自己的父親並不是不愛她們的惡魔,她們的心靈獲得了釋放。

「法官,謝謝你!」。

「不要放棄自己,要好好長大」年輕法官沈重地對她們點頭致意,沒有喜悅!

如果一個司法從業人員,一輩子能有機會救贖一個孩子,其實就夠了!

對「國中生與地瓜法官的問與答(救贖)」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